sdfsdf dfg dfgfg fggg sdfsdf 

花16年買地養地,滿足實驗夢想
花16年買地養地,滿足實驗夢想 台灣環島公路的唯一缺口,旭海海邊將出現一家台灣最貴的飯店,是誰在這偏僻的海角天涯蓋飯店,他們又想做什麼? 文/呂國禎 屏東佳樂水到台東安朔,一段短短二十公里長的距離,是台灣環島公路唯一一段的缺口,它讓台灣環島公路無法連結,卻因此讓台灣保有一段沒有公路的海灘。十月底,這一段缺口將出現台灣房價最貴的飯店之一,最貴一大床的房間定價二萬六千四百元,超越涵碧樓一大床最貴的二萬五千二百元。 這個飯店位於緊鄰太平洋的屏東縣牡丹鄉旭海,歷史上的牡丹社事件就是發生在此地,著名的飛彈試射基地九棚也在此地,為了保護飛彈試射的機密,旭海曾是管制區,出入都要申請,讓早在日據時代就發現的旭海溫泉至今仍沒有開發,保留原始風貌。 一般人想要到這裡,從台北到墾丁先要花六個小時,再從墾丁花一個小時走蜿蜒的山路才到得了,這樣偏僻的「海角天涯」,怎麼有人會跑來蓋飯店,又憑什麼房價要挑戰涵碧樓? 人脈網牽線:鞋材大王、結構技師、裝潢師加入投資 打造牡丹灣Villa的不是台灣觀光界的大老闆,他們來自建築、室內設計、半導體、製鞋界,名字並不盡然為大家熟知,但這些大老闆早在十六年前,就開始在墾丁買地養地,光是墾丁國家公園周遭,就買下接近八萬坪的土地,價值超過十五億元,而且都擁有無價的天然景致或自然資源。這些人花了近三十億元蓋了悠活麗緻與牡丹灣Villa,是目前墾丁地區最大地主與觀光飯店業者,而且還繼續在墾丁區蓋旅館。 這些神秘大老闆中,悠活麗緻董事長曾忠信是靈魂人物。 表面上,曾忠信是營建業出身,當過屏東農專與陸軍官校土木系的副教授。事實上,除了營建業外,曾忠信還是台灣證券經紀商的大老闆之一。早在民國七十八年,曾忠信就當上老字號的證券經紀商——大府城證券董事,這家證券公司從事的是企業或是大戶買賣股票的經紀商角色,是台灣本土十大證券經紀商,在台灣證券經紀上舉足輕重,例如台塑集團買賣股票,大府城就是主要出入的經紀商。 曾忠信出身嘉義地區養殖大戶的家族,事業發跡在台南地區的營建業,因此牡丹灣股東中,曾忠信扮演負責買地、蓋飯店與經營,並且由他為核心,逐步往外拓展出不同的股東。 民國七○年代,曾忠信在台南從事營建業時,認識了同樣出生在嘉義,事業重心在台南的南良集團總裁蕭登波。從一片五元的鞋墊開始做起,蕭登波發展出營業額超過三百七十億元的鞋材王國。 民國七十八年,曾忠信推出總案量三十億元的「東方巨人」建案,轟動台南,兩千多坪的商場曾因招商不順,閒置一年,曾忠信評估台灣房地產早晚是泡沫,便退出房地產轉往觀光業,還獲得蕭登波認同,投資曾忠信,成為牡丹灣股東之一。除了鞋材大王,牡丹灣股東中,還有台灣的結構技師第一把交椅——永峻工程副董事長甘錫瀅。光說這個名字,大家可能不認識,但若說他是目前世界第一高樓台北一○一的結構技師,大家就睜大眼睛。 透過甘錫瀅的關係,悠活麗緻找來了建築師黃永洪,花了三年的時間,完成悠活的設計。 結構技師介紹建築師,建築師引薦室內裝潢師,一層又一層的關係,編織出牡丹灣團隊綿密奇特的人際網絡。例如藉由黃永洪,又帶來裝潢界神秘名人林純謐,被稱為阿謐的他,是電子五哥大老闆的裝潢師。 而阿謐客戶之一、台灣本土三大半導體設備代理商之一的辛耘企業董事長謝宏亮,也被拉進來。謝宏亮曾經是世大半導體大股東,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與聯電前董事長曹興誠競爭購併世大時,讓世大的股價大漲,股東也因此大賺,例如世大股東之一的太欣公司,光是認列世大股票轉換台積電股票處分收益,每年EPS可達三元,足足可認十年以上,由此也可看出跟太欣並列世大大股東的謝宏亮身價,但他從不曾在半導體界出鋒頭,是神秘的半導體大富翁。 證券經紀商、鞋材大王、頭號結構技師、半導體神秘商人、電子業大老闆的裝潢師……這些奇特的老闆想做什麼?答案是,將墾丁變成他們的實驗室。早在民國七十九年,這群人在墾丁到處買土地,做的並不是台灣主流飯店形式,而是一個一個台灣前所未有的實驗性飯店。第一個定點式度假村悠活麗緻、第一個台灣的峇里島阿曼飯店(編按:世界知名的高檔度假旅館集團)牡丹灣Villa,以及未來的關山極度低調奢華Villa與海口海上運動飯店,每個飯店都有獨特性。「如果要跟別人做一樣的,我們就不會投資!」曾忠信說。 「原來是這樣的背景,才會有悠活與牡丹灣實驗性商品,」當墾丁福華總經理張積光了解牡丹灣股東團隊的背景後,才發現對手悠活的實力。 不過,墾丁國家公園禁建,想在墾丁實驗高檔飯店,當初是如何能找到地蓋飯店? 鑽縫找機會: 五年找地、五年興建、六年取照 這群人在第一個案子悠活度假村,找到了墾丁國家公園管理的漏洞。墾丁國家公園允許舊鄉村改建民宿,而他們花了五年時間,尋遍整個墾丁國家公園,找到萬里桐的一個小漁村,基地足以蓋四百間房度假村規模的鄉村。 這幾位大老闆跟村民一個個談判,從上百位的居民手中買下土地,這個工程又花了五年。整整十年的光陰,才取得土地興建悠活。但規模高達四百房以上的悠活是民宿還是飯店? 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不願發給飯店執照,曾忠信等股東在民國九十年告上內政部,爭取執照。雙方爭議一直到了九十三年內政部通過鄉村建築用地允許經營旅館,就地合法了台灣許多原本具有爭議的旅館,悠活才依法申請旅館執照,並在去年年底取得正式執照,而這之間,他們已經開幕營業六年了。 為了蓋飯店,牡丹灣股東從法律規定鑽出機會,看在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施錦芳眼裡,她表示,墾丁國家公園類似悠活麗緻用大規模鄉村建築改建成為飯店應該是絕響,未來墾丁將採取總量管制與整體規畫方式審核新旅館設置,沒有環評、沒有審核,光有土地是無法取得合法執照。 至於旭海,又是另一個故事。五年前,謝宏亮與曾忠信發現旭海這塊處女地。但問題是土地所有權屬於牡丹社的長老,花了三年時間,曾忠信與當地原住民溝通,最後以蓋一座牡丹社原住民的飯店,員工都是以當地原住民優先做為條件,並以每年一百萬元、租二十年不能買斷的方式取得開發權。「旭海溫泉需要開發,部落才會有工作機會,」牡丹社當地長老古英勇說。 他們並找來了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幫忙規畫。看在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眼裡:「曾忠信是夢想家,他一直要我幫他出考題,例如牡丹灣如何做台灣的阿曼?」 「它在台灣的烏布山谷!」嚴長壽眼裡,牡丹灣的奢華不輸給阿曼與涵碧樓;峇里島阿曼因為國際觀光客大量湧入,早已失去寧靜,而跟涵碧樓相比,涵碧樓雖擁有日月潭的天然美景,卻也無法隔絕塵囂,牡丹灣在台灣的海角天涯,能夠暫時割捨外界牽掛。 牡丹灣Villa每個房間平均五十坪以上,水管裡不管是冷水或熱水,全都是溫泉自然湧出。 除了飯店建築與溫泉,牡丹灣Villa賣的是自然與風景,飯店種了七千五百棵樹,不刻意移植國外植物,而是以當地植物為主,光是南台灣特有的檳榔樹就有兩千多棵,刻意讓飯店融入自然中,以免破壞當地景色。 布局不停歇:獨攬自然景色,重新定義極致奢華 有了牡丹灣,這群老闆還繼續在墾丁布局;十六年來他們還在海口花了五億元買八千坪土地、在關山花了兩億元買三萬坪土地,每塊地都是精挑細選。 海口周遭有海上遊憩區,將開發海上運動型飯店,專屬於年輕人。位於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關山,還有三萬坪土地準備蓋個人式Villa,每個房間投資八百萬,光是每單位坪數高達四百坪,足足是一般房子三十到四十坪的十倍大。 這一群買遍墾丁的低調大老闆,可以說是最精明的生意人。從全世界旅遊業的發展趨勢來看,未來無論是海灘、泉水、日落特殊景致,原始森林或者原生植物,都是比土地更為昂貴,最奢華的資產。全世界的富人,追求的極致享受也都是這類的自然奢華。在悠活,他們得到了海灘做後花園;在牡丹灣,有旭海大草原;買了關山的土地,更擁有聞名遐邇的關山落日,可以對買得起私人Villa的富人做訴求。 不過,台灣因為對於自然景觀的管理概念一直不足,除了現存普遍的美景被亂七八糟的觀光業所糟蹋,未來還可能面臨極致美景被悄悄買走了,許多到最後只有少數付得起高昂代價的有錢人才能欣賞。一群有錢大老闆買下美麗南台灣海景的故事,將來還可能在台灣其他地區出現嗎?



商業周刊電子報2006/08/24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好站連結:http://tw.myblog.yahoo.com/juliet6053644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xjzpqqsdellx 的頭像
bxjzpqqsdellx

bxjzpqqsdellx的部落格

bxjzpqqsdell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